rss 推荐阅读 wap

青岛信息网,青岛生活网,青岛新闻网!

热门关键词:  自驾游  云南  as  代理  xxx
首页 新闻资讯 城市聚焦 理财投资 娱乐头条 体育运动 购物消费 旅游休闲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

辛巴归来_镜相_澎湃新闻-The Paper

发布时间:2021-04-08 11:12:36 已有: 人阅读

  摘要:3月27日,消失100多天的快手主播辛巴复播。13个小时直播带货,他的粉丝数增长到8400多万,销售额宣称超过20亿。糖水燕窝事件后,各种争议声中,为什么这个31岁的年轻人依然受粉丝追捧?

  高调的是,他的复出广告出现在微信朋友圈,快手、微博开屏,点亮了多个大城市地标大厦。谦卑的则是,预告视频里他单膝跪地,身后一众徒弟和员工整齐90度鞠躬,呼喊——“接所有用户回家!”

  与之呼应,粉丝们也线上发起“辛巴我们接你回家”的话题。和其他快手主播不同,辛巴并不将粉丝称为家人,而以用户相称,但不影响粉丝视其为家人般的存在。

  “家人就是说,他受点委屈,大家也不舒服。现在他能抛头露面了,大家肯定开心。”粉丝李震说。李震比辛巴小几个月,将后者视为哥哥,他只有两百多个粉丝,很少发快手,但为辛巴复播一连发了三条。

  因“糖水燕窝事件”,辛巴已消失三个多月,粉丝数也从7100多万掉到6800多万。但宣布3月27日复播后,伴随声势浩大的广告,这位“快手一哥”粉丝数每分钟都在上升,并在直播前突破了8000万大关。

  为什么这个1990年出生的年轻人在快手如此受欢迎?一个追随者说:“看完这场(复出)直播,你就能了解他在粉丝心目中的形象。”辛巴复播的视频预告。图片来源网络

  3月27日中午,直播一开始,辛巴就兑现承诺,给每个观众送上礼物。他自己工厂生产的洗衣液,平常卖30多,今天给粉丝9.9元,再送一瓶洁厕灵。

  像李震这样的粉丝,早在前一天就设定好闹钟,大家都不会错过会送福利的开场,这也是默认冲最高人气的时间。

  “有多少人,就上架多少货,每个人都有。”辛巴指挥工作人员更改上架数字,从200万很快抬到450万。他说,答应粉丝的就一定会做到,“没有什么比一言九鼎更值得尊重。”

  时隔许久直播,辛巴不在最佳状态,说话经常卡顿。他也自认紧张和生疏,看着后台人数,他号召所有人分享朋友圈,“就想要个人气,有人气心态就好了。”“干到600万,还差一百万人,直接(送)三万台手机。”说着,脱掉西装,撤掉领带,撸起衬衫袖子,展现出要大干一场的气势。

  停播之前,辛巴直播在线万,当天开播不久就打破该纪录。可600万还是有距离,辛巴继续发福利,一万台红米手机,每台81.8元,一上架就秒空。

  在直播届,辛巴带货风格最具戏剧性,每件商品价格都是未知数,真正上架一刻前,总是会有新的惊喜打动你,甚至上架开卖后,也会突然再加赠产品。

  开场不久,一款机械手表登场,辛巴先花三分钟介绍了性能和日常价格,最后给出自己价格,“直降600元,1599元”。但产品没有上架,之后又是一连串关于手表的介绍,紧接着请到品牌老板登场。

  落座后,两人聊了销售史,辛巴还展示了一张图片,当时品牌方给出的直播价是1799元。虽然已经降了200元,但辛巴还是不满意,“1500行不行,再降一百块钱。”老板的眼神显得有些无所适从,辛巴看起来妥协了,“改价来,1599元。”

  产品还是没有上架。现场似乎出了点意外,辛巴将镜头对准了座位席,这里坐着几十个员工和卖方人员,有人说,不少人出去抢这块表了。辛巴特地问,是不是在演戏,“我最讨厌演戏”,随即指着一个表示真想购表的人说,“你买啊?行!那我给你1500一块,改价来,就1500。”

  他对老板解释自己的决定,1599四舍五入,是两千,去掉这个99,“四舍五入,就相当于1000元。”“你已经卖了10万多块(表),多挣七千多万,还差我这几百万。”

  终于,手表上架,短短1分钟,就售出了惊人的10万单,单款销售额超过1.5亿,最晚需等60天才能发货。

  “极致性价比”是粉丝之所以追随辛巴的最大原因。复播当天,每件商品几乎都会多次降价。一条头层牛皮皮带,从69元降到59元,他说用自己佣金补;一件塑腰降价,他说自己“挣不到钱都没事”;推销洗衣机,他让观众不要去关注那些高端的性能,“就问你换不换洗衣机,你要换,我就来干价格。”

  “为我们老百姓省钱。”在粉丝王冷眼里,辛巴的议价能力是他不同其他主播的地方。王冷31岁,初中学历,在湖南张家界和朋友合开美容馆,直播开始就盯着手机。辛巴消失的这一百多天,她就没在其他主播那里买过东西。

  不像其他主播会提前预告清单,辛巴直播只预告少量产品,且只上架正在推销的产品,无法查看历史记录,只有一直看,才能知晓全部商品,才能如辛巴每次上架前强调的“拼好手速”。

  复播这天,辛巴也遇到一个小小的意外。一款韩国引进的运动鞋,辛巴正重点讲解柔软鞋垫,观众刷屏,要求支持国货。辛巴和品牌方起步公司随即解释,已经收购了,现在也是国货。

  “这么高档一双鞋”从189元,降到129元,上架前一秒,又降到125元,上架后,又加赠了一双袜子。短短几分钟,销售突破百万双,成为当天一大爆款。

  像李震这样的资深粉丝知道,辛巴早就入股了起步公司——去年9月,辛巴和合伙人以4.32亿取得起步股份10%股份——当时,李震就买了5万块钱股票,这支股票因辛巴停播一度走低,但3月22日辛巴宣布复播后三日上涨了20%,李震账面也盈利了3000多元。

  观众呼喊的新疆棉,也在鞋之后登场。特步牌T恤,49.9块一件,胸前印有“中国”字样,20万库存,20秒售罄。辛巴说,为支持新疆棉,他拒绝了多家T恤品牌,改邀特步。

  到下午4点,李震已经买了五千多块产品,包括给自己开的宾馆添的电视,还有给老婆买的一套1599元的天气丹化妆品。他母亲更是购买了一万多,“买了很多天气丹,送人。”

  发微信的间隙,他又拍下了一千多块钱的维达纸巾,算下来一包只要1.3元多,“太便宜了。”因为个人限购,他叫上家人和员工一起下单,他们也都是辛巴粉丝。3月27日,辛巴复播。图片来源网络

  快手以外,辛巴并没有那么多追随者。微博上,他有多个超线万,豆瓣小组“辛有志”成员更少,只有101个。

  但辛巴已经是快手最出圈的主播。2018年在鸟巢举办的一场天价婚礼让辛巴这个名字为全国所晓。之后,辛巴亦多次登上热搜,有因疫情捐款1.5亿这样的正面新闻,更多则因负面事件。

  燕窝事件前,辛巴最受影响当属2020年4月与快手另一主播“散打哥”的纷争,两人上了热搜,都主动宣布了退网。但一个多月后,辛巴迎来复播,直播8小时粉丝数增长了两百万,并在第二天突破五千万,超越“散打哥”,成为名副其实的快手一哥。

  李震很佩服辛巴的一点,正是他似乎总能将挫折化作事业新的助力。李震关注辛巴时,后者只有30万粉丝,那大概是2017年,快手还没有上线电商功能,辛巴也不是卖货主播,和其他快手主播“娱乐”不同,他会讲自己坎坷的经商经历,讲自己对电商的理解,这让在四川一个50万人口县城同做生意的李震觉得很受用。

  作为铁杆支持者,去年10月18日,李震还参加了辛巴给粉丝举办的演唱会。这次演唱会在上海最知名的梅奔中心举办,吴、邓紫棋等一众明星演出,邀请了至少两千位忠实粉丝现场免费观看,李震说,申请门票也要审核一些条件,比如购物记录。

  这次演唱会让辛巴上了热搜。演唱会前一天,他入住上海一家酒店,迅速被粉丝包围,保安高喊让粉丝让开,辛巴指着保安骂:“你是干啥的,你好好说话,指你怎么的?”他率众冲进大堂,要求酒店让保安道歉,又转头跟粉丝说,让他们留下身份证,每人在这家洲际酒店开个房间,“让你们都成为这里的用户。”

  李震知道网上对此的非议,他很理解辛巴这一举动,“看不懂的人觉得他是怎么样的人,但我们就看懂了。”

  那次演唱会是成功的。李震曾记录,结束时候粉丝都没有离开,而是注目着辛巴离开,最后辛巴快步离开,“我知道你怕多待一会儿,因为你怕控制不住自己,因为整个演唱会你的眼里都是含着热泪!”

  作为一个商人,李震佩服辛巴的头脑,“其实也是一种投资。”但作为一个粉丝,他依旧很受用,“我们觉得他用心了。”

  粉丝群体内外的评价差别,也体现在辛巴另一件上热搜的事中。那是去年8月30日,辛巴销售荣耀一款手机,他宣布每台手机自掏腰包补贴三百元,当销量突破两万后,他要求荣耀也表示一下,每人赠送一个耳机,但没有得到对方回应。

  辛巴生气了,自己把荣耀当哥们,对方却不给面子,他号召粉丝退货,宣布自己的300元补贴作废,“我亏了4000万交你这个品牌,都没交下,不好意思我不交了。”宣布“永远不和华为合作”。

  在一些人看来,辛巴此举有违合同精神,但在粉丝看来,这是辛巴为他们谋福利的一大例证。只不过,辛巴这次没有强势到底。“”华为几天后,辛巴团队主动向华为公开致歉。

  不久后,辛巴便迎来事业更大的危机——燕窝事件。事起于去年11月,辛巴时大漂亮销售一款燕窝产品,被职业打假人王海盯上,指其为糖水,对此辛巴曾拆箱回应,表示要将对方告到底。事件进一步发酵,官方亦介入调查,最终辛巴道歉,表示对方公司产品信息存在夸大宣传内容。他因此被罚款90万,赔付了6000多万,快手官方宣布封禁60天。糖水燕窝事件,辛巴被平台封禁60天。图片来源网络

  如今归来,辛巴显得谨慎许多。电商类自媒体报道,辛巴团队对复播非常重视,品控要求严格,会询问“是不是大品牌”。

  李震也看出了这次直播和以往不同,商品种类没那么多,显得节奏慢了很多,也少了很多产品性能介绍,“都是大牌,小众品牌很少。”

  直播中,辛巴多次询问旁人“这能不能说?”几次说出形容词“超级”时,旁人也提醒用“相当”替代。或许因前一天没睡好,也或许因压力太大,辛巴看起来状态不佳,下午4点,直播进行了四小时,他露出了疲惫,不停叹气。

  “性情”的产品是他个人品牌的化妆品,800多一套,当天卖299元。他不停加赠品,一边加一边问“够不够”,说着又将进口山羊奶皂放入直播镜头,一旁妻子说,“咋还拿呢”。

  此时,弹幕刷出“给力”、“太狠了”、“买了”、“抢到了”、“太多了”……但辛巴还没有完,又拿入一瓶进口洗发水,一瓶护发素 ,旁边的妻子和则不停说,“还送”“已经开始亏了。”

  过去两年多,从店里的冰箱,家里的牙膏,再到妻子的卫生棉、面膜,孩子的书包,李震大概已经在辛巴这买了5万元东西。但这次化妆品他没有出手,因为上次买的还没用完。他说,上次也送了那么多赠品,而且“也不是那么好,就是大众产品。”

  李震妻子买了那次燕窝,尽管作为铁粉,他们不要求赔付,但依旧收到了客服打来的款项。这件事,李震觉得辛巴确实做错了,当然也是被商家欺骗了,“欺负他不懂”,但辛巴也是“被杀鸡敬猴”了,毕竟还有很多明星推荐过那款燕窝,却只有辛巴遭受如此大惩罚。辛巴展示琳琅满目的赠品。

  四五年前,直播卖货远未兴起,快手甚至还没进军电商,彼时辛巴就几十万、几百万给各大主播打赏。快手约定俗成的文化是,直播结束前主播要和榜一连线,号召粉丝关注对方,即“甩人”。多位粉丝都说,辛巴为此砸了上亿元。

  也是因为打赏,辛巴结识了妻子初瑞雪,后者当时已是快手知名的“微商教母”。当2018年快手推出电商时,辛巴已凭借砸钱积攒千万级粉丝,加上妻子供应链的加持,立刻进入上升通道。辛巴与妻子参加活动。

  更早前的经历,粉丝们的了解也都源自辛巴自己的讲述:农民出身,摆过地摊,卖过水果,不断奋斗,屡屡受挫,在日本因为“雇佣违法罪”还被关过63天。最后靠着做日本纸尿裤贸易,积攒了人生的第一桶金,不仅跑通了供应链,通过给京东、淘宝供货,他也熟稔电商运作。

  正是这个从谷底爬起奋斗成功的故事击中了王冷这样的粉丝。而后面辛巴给疫情捐款,辛巴父亲在老家黑龙江捐建学校,都让她相信自己没看错人。

  至今,辛巴快手主页个人简介还是“农民的儿子,百姓主播”。当粉丝数成为快手第一后,辛巴要求粉丝不要叫他老大,“我是什么资格叫老大,直播间多少叔叔阿姨哥哥姐姐,弟弟妹妹也没必要叫老大,我说咱们都是同学,我是班长。”于是,班长成了辛巴除了“狮王”之外另一个代称。

  直播当天,刘丽组织的60人微信群,人们都在向快手投诉曾经追随的偶像。去年,他们都在辛巴或他直播间购买了辛巴个人品牌“棉密码”卫生巾、护肤品等,结果遭遇。对方知道订单的每个细节,以产品出问题赔付为由,获得卡号,又以转账不成功诱导报出手机验证码。

  2020年12月底,刘丽曾和二十多人一起到广州,辛巴公司总部,希望能要一个说法,却失望地被挡在了门口。三天时间,他们没见到辛巴,只有一个公司负责人出来,表示公司接受警方调查,目前没法回应。她统计,两个微信群受害者过百,总金额超过600万。

  “在直播间里面一直喊家人,有什么问题会第一时间解决,现在有问题也不给解决了。”刘丽说,她被骗的6万块是全家所有家当,当年的彩礼钱,如今她丈夫白天给人安卫浴,给人拍结婚照,晚上跑车,打三份工,重新攒钱。刘丽组织的微信群,人们在举报昔日偶像的直播。

  同样离开的还有一些曾因崇拜辛巴到他公司工作的人。与对粉丝百般呵护不同,作为管理者的辛巴似乎严苛得多。

  辛巴库房前员工赵旺说,曾有一个男孩因为喜欢辛巴到这里工作,为见辛巴特地请了一天假,从晚上8点等到12点,直播结束辛巴走出来,他走上去表达敬意想合影却被拒绝了,还被管理斥责不懂事。

  赵旺说,辛巴公司工资待遇也没有更高,普通员工3500元,作为组长他能多拿400元,加班15元一小时,但如果前一天没活休息半天,第二天超时就不算加班。到去年六月他离开时,一个月只能休息三天,没有五险一金。库房管理严格,迟到一分钟没有全勤奖,私带手机罚50元,厕所抽烟也罚款。

  另一个去年从卸货部门主动离职的员工说,自己离开一方面是因为工资“每个月四千多点”,另外也有管理原因,库房管理都是辛巴亲戚,自己因为没有靠山被分配到了最辛苦的卸货部。

  不过,这位前员工相信,辛巴和妻子本身还是好的,有次辛巴到公司,员工反馈没有早餐,后来安排了早餐。他现在在吉林老家开出租车,一天挣两三百,空的时候还会看辛巴直播。

  燕窝事件前,辛巴曾直播谈到公司员工待遇,都有五险一金,有团建费,生孩子补贴两万。“现在最基层一年挣六七万,七八万。”他的目标是让所有员工挣到“10万以上”。

  争议声中,辛巴强大的带货能力再次得到了验证。3月27日23点30分,直播第12个小时,在几个产品返场后,辛巴团队统计,当天销售额突破了20亿,再次打破他个人保持的快手单场直播纪录。辛巴直播间,当天销售额突破20亿。

  这让辛巴终于可以休息下来。但李震没有等来期待的“闲聊时间”,最后的时间,辛巴重点是推荐新主播,消失的几个月,他又从几千人中挑选了几十人。他还招揽其他平台主播加盟,称自己会像传授“如来神掌一样”,提供从供应链到涨粉的一系列帮助。

  辛巴现场展示了自己帮助涨粉的能力,短短两分钟,一个新主播粉丝从零涨到了100万。不久后,他将直播交给主持。一连串新主播的介绍,有的是辛巴徒弟的徒弟,挨个登场亮相,发几万块红包,大多是带货主播,也有健身主播,教育主播。

  直到3月28日凌晨1点,到了告别时刻,辛巴才重新回到了直播间。似乎是暗示自己承受的压力,他坦言自己今天“发挥不出来,能理解吧?”

  除了感谢,他也说了一通关于梦想、坚持、努力的价值宣言,也表示以后的路还长,“我还卖,你还买。你永远都是上帝。”他带领一众,做了个长达数秒的90度鞠躬,“谢谢你们给了我一切。”

  3月28日1点08分,13个小时直播结束,他的粉丝数增长到了8411.8万,又一个纪录诞生。

  看起来,辛巴的商业版图依旧会稳步扩张,但信任修复似乎还需要更长时间。直播结束第二天,河南消协希望永久封禁辛巴的旧闻再次登上热搜。社交平台上,几位花1599元购买了一款“全新科技”的TOPH牌冰感脱毛仪的用户发帖说,因为在网上查不到品牌信息和同款商品,打算退款,“虽然送的东西很多”。

首页 | 新闻资讯 | 城市聚焦 | 理财投资 | 娱乐头条 | 体育运动 | 购物消费 | 旅游休闲 | 科技创新 | 商业营销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0 青岛信息网 www.myxxg.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: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-12

电脑版 | wap